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人物写真

于海洋:坚守匠心 筑梦矿山

发布时间:2019-01-08
  

站在硕大霍林河露天煤矿中央,天地瞬间安静。这座位于内蒙古东部科尔沁草原的矿山,无论是从储量还是从年生产能力来说,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型露天煤矿。它是我国也是亚洲第一个现代化露天煤矿,是我国现代化生产程序最高的大型露天煤矿。仅几个数据,便可见一斑:煤田宽9公里,长60公里,总面积540平方公里,可采煤层9层,总厚度81.7米,探明储量129亿吨优质褐煤,相当于抚顺煤矿的9倍、大同煤矿的4倍,已形成年生产能力1500万吨。

但是,当你真的置身于近乎与世隔绝的矿山,被黑、灰两色几乎填充了全部生活时,这些数据也就变得没那么有魅力。在这个一眼望不到头却又能一眼望穿未来的地方,想要让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对未来充满期待又渴望建功立业的热血男儿下定决心把青春甚至是一生都奉献给它,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就在众人纷纷辞职奔赴大城市寻求优越工作环境时,于海洋这位来自沈阳的异乡游子,却在此扎下了根。

正如面对一片沙漠,有人看到了无助和渺茫,有人却看到豁然与广袤一样,面对这座矿山,于海洋也看到了不同。他说,那是机遇。2008年,与于海洋同期进入公司的有四百余人,离职大潮后,仅剩不足百人。

初次见面,于海洋身着一身崭新的蓝色工装,连折痕都清晰可见。矿区的路面已经看不出来是否曾修过公路,满地浓密细腻的煤末,早已将道路与矿山连为一体。加上阴天的因素,大地共长天一色,灰蒙蒙、混沌的一大片。一阵风吹过来,眼前便更加模糊灰蒙,说不清究竟是尘土还是煤末在脸上、身上肆意拂过。于海洋略带歉意地说:“我们这里的条件稍稍差了点,不过天气好的时候,这里可漂亮了。太阳一照,那煤层都闪亮光呢。”他抬头望望不作美的天公,“今天怕是看不到了,可惜了。”他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怕我们对他热爱的矿山留下不好的印象,反复地说着:“平时可不这样,可好看呢。”接着,他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着远处,兴奋地说:“你看那边,一排排小树都是我们种的,等你们下次来,环境就好多了。”

“我是抱着学技术,成为一名电气设计师的梦想来公司的。年轻人嘛,都做过美梦,我一直幻想着工作之后能有一间‘高大上’的实验室,可以自主做一些电气方面的设计、调试工作。来了之后,看到是这样的工作环境,心理落差确实挺大的。”于海洋坦言,“但是既然来了就好好干,现在回头看看,真觉得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大学学的是自动化专业,2008年毕业就到公司了,一直从事着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用的是国内先进设备,学的是国内先进技术,虽然工作环境差了点,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平和舒缓的语调,不疾不徐的语速,无不流露出于海洋内心深处的乐天与知足。

可能正是他这份简单的知足,使他稳稳地向前迈进。在电气技术员这个队伍中,于海洋入行时间不算最长,经验也不算最丰富,但他确实一路突飞猛进,取得了令人欣羡的成绩。他获得了“煤炭行业优秀技术能手”“全国青年岗位能手”“中电投优秀青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技术能手”“全国劳动模范”“内蒙古草原英才”“内蒙古突出贡献专家”“全国煤矿建功立业优秀大学毕业生”“自治区五四青年奖章”“北疆工匠”等殊荣。“说实在的,不是我个人能力有多突出,真的是赶上了好机会。”于海洋说。

他所说的这个机会,就是2012年的“华能伊敏煤电杯”第一届全国煤炭行业露天专业职业技能竞赛。那时的于海洋只是一名刚刚入行4年的青工,“论技术、论资历、论经验,都轮不到我,但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公司一共选拔出来3个人,居然就有我!”于海洋说。无论这话是自谦,还是属实,结果便是于海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式地取得了露天采剥机械电修工个人全国第一名的好成绩。“没有这次机会,就没有如今的我。”于海洋感慨道,“相比取得的成绩,其实更大的价值在于我自信了,我对自己的技术和能力认可了,我敢于尝试新的观念、新的研发,这在我们这行是很重要的。”

确实,夺冠后的于海洋并没有沉浸在荣誉的喜悦中,而是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到了技术创新与生产研发上。

2013年3月,于洋海发现2703矿用挖掘机连续多次出现提升失控现象。要知道,被称为“钢铁巨人”的挖掘机拥有着不容小觑的能量,准确的动作加之强有力的挖掘能力,使得挖掘机的工作可以用“所向披靡”来形容。但于海洋更清楚的是,高效能也伴随了高风险,挖掘机身上的任何一点异样都有可能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于是,他对该机进行了详细的“体检”,终于发现该机抱闸系统存在问题。“做我们这行,最忌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发现问题还得从根本上解决才行。”于海洋说。他当即对公司所有2703矿用挖掘机抱闸系统实施了改造,外并联电磁阀和逆变柜同步控制,同时用两个电磁阀控制一个抱闸系统,从而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

同年7月,新的问题产生了——14立直流矿用挖掘机电机出现烧毁现象,且是频繁发生。这一问题看似简单,实则不然。缺相、负载过大、短路、过热、受潮、老化、电压过高或过低,这些都有可能造成电机烧毁,再加上直流电机本身结构具有复杂性,正常保养维护起来已非易事,想要尽快摸清问题究竟出在哪一关更非一朝一夕之事。为此,车间专门成立了以于海洋为责任人的技改小组。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番详细调查分析后,于海洋发现14立直流矿用挖掘机电机的很多控制部件都存在选型问题,触点很容易粘死,加之没有相应的电气保护,继而导致电机烧毁现象频发。于海洋立即对症下药,组织技改小组统一更换选型不对的配件,并在关键点上加装保护装置,既减少了因触点而引起缺相烧毁电机的故障,也加大了电机的维护力度。改造后,电机的故障率下降为之前的1/3,每年不仅节省了20多万元的检修成本,也大大降低了检修人员的劳动强度。

   2016年于海洋科技创新工作室成立,由他带领工作室成员完成的220T自卸车电脑试验装置和TR100自卸车启动系统装置获得了公司2016年度科技创新二等奖。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一事专十载,矿山锁清秋。在多年电气设备检修的时光里,类似于及时诊断机器故障、改造升级系统、研发设备装置,在避免安全事故发生的同时,为公司节约数以万计的检修成本的事迹还有很多。据统计,于海洋累计改造27立矿用挖掘机PLC或AFE电气系统、14立矿用挖掘机给定电源系统等技术改造项目7项,破解各类技改难题13项,改进设备维修运行技术22项,编写技术论文资料十余篇,在国家期刊发表技术论文2篇。“得益于有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否则再努力,也可能出不来成绩。”于海洋说。

话虽这么说,但我们知道,我国拥有数百万名矿工,能成为其中出类拔萃的一位,绝不是仅仅依靠“天时地利”就可以。

时光回溯到2009年,正值霍林河煤矿扎哈淖尔分矿建矿初期。“从无到有”获得的成就感远比“从有到繁”获得的多,但与之相伴的,是难以想象的艰辛和矢志不渝的坚持。那一时段的扎哈淖尔矿,除了矿山,其他几乎一无所有。没有办公室、车间、后勤保障等部门的区域划分,有的只是一排临时搭建、四面透风的小板房,外面大扬尘,室内小扬尘。夏季酷暑难耐,冬季更是连基本的采暖设施都没有,一度还冰冻出10cm厚的门槛。技术人员少、作业空间小、设备数量多、生产剥离任务重很多人都因难以忍受艰苦的工作条件而退缩了,但于海洋却主动请缨。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不仅能学到更多,还能更快地成长。”于海洋说,“无论是有经验的老师傅,还是刚入行的年轻人,对于刚刚起步的矿山来说,都是新人。我们的起跑点一致,但是我年轻,学东西快,这就是我的优势。”事实证明,于海洋的判断是准确的。那段超乎寻常的经历使他的技术迅速纯熟,也使诸多老师傅们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没有那个时期的历练,或许就不会有之后那么多精彩的故事。于海洋常说,机会不是只有眼前看到的这些,要沉住气,把自己提升上去才能在机会到来时,准确地抓住它。如此看来,他做到了!

世界嘈杂,矿山不语,能抵御这份枯燥寂寞的,不是兴趣和情怀,而是一颗炙热的匠心。匠心,或许就是愿意坚持,或许也是愿意奉献,愿意将漫长的一辈子专注于一件事情。于海洋把行动交给了当下,把结果交给了时间。而自己,只是日积月累地沉淀、吸收、提升。最终,时间看见了他的坚持,更看到了他的努力。

于海洋说:人活着得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并且要有一直将这件事做到底的态度他内心所有的乐天、坚持甚至执念,都源于这颗匠心。

/摄影  高智倩  徐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