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怀恋旧版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袁大头回家

发布时间:2017-08-28

  父亲说,大伯回家了。

  爷爷临走前,一直在念叨着他的大儿子,父亲唯一的哥哥,那就是我从未谋面的大伯。

  大伯是十八岁那年雄赳赳气昂昂站在大解放上去的朝鲜,而且是壮士一去不复返,人间处处有青山,他被埋在异国的青山翠柏之间,跟他埋在一起的还有一枚不为人知的“袁大头”。

  说起“袁大头”,父亲的眼圈红了,他幽幽地说,提起那故事让人心里难受着呢,说着说着,父亲的声音越来越粗糙,磨得我心里火烧火燎地痛。

  那还得从1929年那年说起,军阀混战,灾荒四起,民不聊生,爷爷才十五岁,被军阀拉了壮丁,要去一个荒山上修一座什么工势,他们见穿着大头鞋披着黄军服的一群如狼似虎的兵痞,又是抢粮抢牲口,还抢女人,知道凶多吉少,都抻着不愿走,他们就开枪打人,正在这时,一队人马冲了过来,缴了那帮兵痞的枪械,给抓来的人,每人一块大洋,遣散回家。爷爷当时跟做梦一样,他手里攥着银元,昏昏呼呼回到家睡了两天两夜,醒来后把他被抓的经过忘了,唯独没忘记的,就是救他的那些人都穿着粗布军装,戴着红五星八角帽。后来向人打听,才知道那是红军。父亲说,爷爷一提起这事儿都是老泪纵横的,有哮喘病的爷爷,一辈子也没离开过村子。

  一晃二十年过去,三十五岁的爷爷才和一个逃荒来的山西女人结成了伴儿,先后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二十多年,尽管日子过的穷困潦倒,饥寒交迫,可爷爷一直珍藏着那块银元,生活再难都不愿动它。有次,奶奶偷出去换了半袋米回来,结果爷爷动了真气,差一点被他打死,好歹熬到了解放,日子刚好过了起来,十七岁半的大伯被爷爷送到了朝鲜去打美国佬。奶奶又撕又扯不让大儿去,结果又被爷爷痛揍了一顿,爷爷没忘,连同那枚救命的银元一同送过了鸭绿江。

  刚上来大伯还不断来信,后来就没了音影,直到大军“雄赳赳气昂昂”打道回国,都没听到大伯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根据部队送来的谍报说,大伯牺牲了,成了烈士,上边给发了一张烈士证和一百二十元补助,再无下文,连大伯的尸体遗物在哪也无从知道。

  奶奶和爷爷在忧郁和牵挂中相继去世,爷爷临死前拉住父亲的手说,老二,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娘,我把她的大儿子给弄没了,到死也没见着,她死了都恨着我呢!你记着,那天你找到你大哥了,可别忘了,到坟上告诉我和你娘一声,让她在九泉之下好能安眠。

  爹带着父亲的遗嘱等了整整65年,65年,也是爷爷死时的岁数。65年后,中国的伊尔—76大飞机在歼-11的护卫下接回盖着国旗的大伯。

  大伯的骨灰被安放在了吉林的志愿军烈士陵园。父亲满眼含泪从仪兵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包裹,那里有大伯的钢笔、军壶、一枚勋章,两枚大口径炮皮等遗物,最珍贵的还有那枚被爷爷缝进衣服夹缝里刻着大伯名字的“袁大头”

  父亲抱着大伯的遗物双臂绷紧步履蹒跚,像怀抱着大伯的躯体,他猛地跪倒在爷爷奶奶的坟前,大嘴一咧:爹、娘,我哥——回来了,您的——大儿子回来了,“袁大头”——回家了!

  柳条婆娑,发出沙沙的声响,像爷爷奶奶依肩而拥在低声地啜泣。文/常伟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