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怀恋旧版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发间情丝

发布时间:2017-09-14

  刚刚洗了发,披散在肩头,站在阳台上仰望着阳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屋子里的母亲,坐在那把老藤椅上闭目养神。我轻声说:“天气真好!”母亲轻轻睁开眼睛,看着我说:“头发扎起来吧,编成小辫子,马尾也行,好看。”我欣喜地看着母亲,柔和的目光与我相遇,心底忽然生出无限的幸福感。

  小的时候,母亲给我梳头,就喜欢给我扎小辫儿,或者扎两只小羊角,对她来说,这应该是女儿家应有的标志,清纯美丽。或者在母亲心里,简单朴素,发丝平整,才是优雅的,体现出的是本本分分的好家教。也许是受母亲的影响,我从未像别的女孩那样,把如水般的长发披散开来,风儿一吹,飘逸撩人。

  我听话地将头发用一根发带,松松地一系,白皙的皮肤映在玻璃窗上,的确很好看。母亲细细地看了我一会儿,眼里满是疼爱和赞许。

  母亲是否从我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光?或者想起了远去的岁月?感叹生命赐予她的苦难和幸福?此刻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不多的几缕黑发,仿佛还惦记着曾经的青春年华,在如雪的发间,倔强地存在着,醒目而孤寂。

  我的母亲,也曾经年少美丽过,也有花一样的锦绣年华,从田间走出来,从青涩到成熟,慢慢走向衰老,走到新世纪,却已是暮年时光了。母亲的一生,和普天下平凡的母亲一样,如山间的一株野草,然而却凭着双手,为她的儿女们挡风雨,支撑了一个家。

  我将目光投向母亲,白发下的脸庞虽然皱纹横生,却是白净慈祥的。其实在我眼里和心里,还难以脱离儿时的记忆,母亲总是将头发编成两个辫子,仔细地盘在脑后,不是很黑,是一种很深的栗子色,很漂亮的颜色,映衬着母亲白皙的皮肤。于是,中年的母亲,成为我记忆中最美的样子,也因此,当如今的母亲白发丛生时,我会在某个时刻有一点点陌生感,所以我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和心绪去读她,懂她,理解她。

  母亲固执地不肯染发,崇尚自然,就像不许我小时候过多地装饰头发一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愿意在母亲的吩咐中,将头发扎起来,这是一个女儿的幸福。在母亲眼里,不管长到多大,女儿永远是她娇小可爱的孩子,在女儿的发间,母亲心丝缠绕聚集,那份温柔而密集的母爱,从母亲的眼眸中流泻而出,如蜜般甜。(文/青衫)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