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怀恋旧版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静待邂逅

发布时间:2017-09-21

  我犹豫的忧郁终于落定,化作那朵淡紫色的小花,独自绽放在悬崖。每一枚花瓣清晰的脉络,都是我的心音划过的印痕。思念在风中摇曳,祈盼有谁会欣赏我幽幽的心事。

  或许谁都不曾也不会来过,我就凋零成淡淡的尘埃,随风散去。有谁会在意我来过吗?也许谁都不知道我轻轻地开过,我只在悬崖的一角,默默地守望,也沐朝阳,也临暮风。

  我把生命诞生在孤独悬崖,只为了远离尘嚣。我不想被喧闹惊扰,我不想让繁杂乱心,我不想因欲望滋生贪婪,我不想因享受而追逐奢华。

  我淡淡地盛开,也去妆扮春日;我努力地绽放,也去点燃夏季。其实,或许我年年怒放,是为了前世的相约。我次第绽开笑靥,只是为了遇见你。可是等到花瓣飘零,等到花期在风中散尽,依旧不曾见到你的归期。

  一个声音一直在耳畔低语,在闹市的某个角落,一双等待的明眸,渴盼我熟稔的容颜,落进他的眼帘。

  也许有一天,经历了浮华的你淡定下来,历练的挫折的你从容下来。于是你一袭白衫,唱着那久远的歌谣一路而来,而我却飘向崖底,今生的缘又擦肩而过。

  你也许会遇见雨打在窗上,那就是玻璃的泪;若是露落草尖,那便是是花的泪;如果你的梦里,飞舞凋零的花瓣,淡紫的,那就是我的泪。

  你知否?前世浪漫地邂逅,是相思的痛,今生孤独地等待,是寂寞的痛,来世不相逢也罢,因为那又将是离别的痛。

  这尘世间,可不可以有一种牵挂不是煎熬,可不可以有一种思念不是痛苦,可不可以有一种相逢不是分离,可不可以有一种相爱就是永远。

  连风都在聆听花儿梦幻的呓语,也许冰川的漂移,大陆也会浸成海洋。可我的等待里,为何没有了你的邂逅。

  漫长的日子里,相思结成一颗颗红豆,在时间的长河里熬成苦艾的汤,于是沧桑在悬崖寂寞地开放,我无语的期待,只为与你相遇。(文/杨晔)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