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怀恋旧版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水磨

发布时间:2017-11-09
 

     水滴排好队,一滴一滴偷渡时间,时间的响器从水滴的速度开始,一路走来,走得水势汹涌。

  一滴一滴的水排好队进入水轮旋转中,搬动得水轮飞翔起来,走着圆周率计算的路。

  水轮扛着水磨滚动着,从昨天的地方滚到昨天的地方,从今天的地方滚到今天的地方,从未来的地方滚到未来的地方。

  挪动,仅仅是凸对凹的缠绵,夹杂着稼穑的哭泣。

  颗粒从磨眼里漏下,像烟花爆破在空中,一片纷纷扬扬的沙尘暴落下了。

  水软得找不见身体的影子,磨坚硬得处处碰壁。时光劝勉着蒿草:等等未来,让未来慢慢变黄。

  一场相逢,镌刻着尘烟;异类相处,不论自何地,磨对水的煎熬,具象了水体,水对磨的打击,喧嚣了尘世。

  水在不停地改道,水磨一动不动成了孤岛,被蜘蛛网和闲话包围。

  一种旧风景,在消磨时光中磨损了自身。

  水在,石也在,磨也在,只是三家亲戚关系暗淡了,各自守护着分家后的孤独。

   (文/丹麓听翁)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