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怀恋旧版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灰灰菜情结

发布时间:2017-11-22

  周末的时候,有机会回到农村老家,母亲听说我要回来,她知道我爱吃灰灰菜,一大早就到田地里撅来了一篮子灰灰菜,我进门时她正坐在屋檐下挑拣灰灰菜。

  看到母亲对我如此用心,我似乎有些过意不去,赶紧示意母亲不要再挑拣了,我带回家后自己挑拣,尽管如此,母亲还是非常认真地挑拣了一篮灰灰菜,还在午饭时特意凉调了一盘灰灰菜。

  小的时候,我非常爱吃灰灰菜,每次与小伙伴放学后去田地里寻猪草,我都要在田野里看有没有灰灰菜,如果遇到灰灰菜,就特别地珍惜,特意要把撅到的灰灰菜另放在篮子里的一角,回家后从菜蓝子里找出来给母亲,让母亲给我们煮熟了吃。按说,灰灰菜生长在田野、荒地、路边,可那时,要找到灰灰菜也并不那么容易,一方面,当时牲口多,大牲口小牲口,家家都有,田野路边的灰灰菜还没有等我发现,都已经到了牲口的嘴里了;另一方面,当时的人都很勤快,对于自家的庄稼比较重视,庄稼地里的灰灰菜都被当作杂草锄得一干二净,这是让地里的杂草少去吸收庄稼的养分,让庄稼没有杂草的纷扰,好好生长,确保庄稼丰收。另外据父母讲,有灰灰菜的地方,一般是庄稼里上土灰多的田地,要是能找出来很是不便,我们小时候能寻到灰灰菜也算是幸福。

  灰灰菜的吃法很多,也因地方和人们的习惯不同而不同,在我们老家,灰灰菜有热吃和凉调两种,热吃既可以炒了吃,还可以用灰灰菜来熬菜吃,放入洋芋丝、细粉条,有肉更好,这样如同东北人的炖菜一样,一般是吃不出灰菜的味道。凉调就是把灰灰菜放在开水锅里稍微煮一下,然后空干水分,放在碟子里,再放上油盐酱醋,就可以吃了,尤其是就着饭吃,味道鲜美,历久弥香,更有一番风味。

  现在的田野,似乎灰灰菜多了起来,不仅仅在庄稼地里,而且在其他荒地里,房前屋后随处都可见。再加上近年来,人们的生活趋于返璞归真,城里人对青菜非常青睐,尤其是山野菜,似乎成为了稀缺商品,也成为了饭桌上的珍品,灰灰菜因茎叶鲜,吃起来可口,更是人们饭桌上珍品中的珍品,晒干后的灰灰菜吃起来柔软脆嫩,更让人垂涎欲滴,更重要的是灰灰菜还具有袪湿、解毒之功效,即便是在大酒店,要是想点盘灰灰菜,似乎很难,这样就把吃灰灰菜寄托在乡下。

  或许是母亲与我心心相印的缘故,有一份情结在此,我每次回家,她都能准备些灰灰菜,春夏时节是新鲜的,秋冬时候是晒干了的。

  灰灰菜不算饭菜中珍品,更不比鲍鱼海鲜,但每次回到家里吃到可口的灰灰菜,吃出的是母亲对儿女的一份牵挂,吃出的是母亲对儿女的爱,吃出的是母亲的一份情。灰灰菜虽然是田野里的一种野生植物,但在饭桌上就成了有情有意的饭菜,可我吃出的是儿子对母亲的亏欠,也是母亲对儿子的思念。(文/白峰)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