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家乡的冬天

发布时间:2017-12-25

  家乡的冬天宁静朴素得像一幅素描画。

  家乡冬天的雾轻盈、飘逸,有时浓如云团,有时薄如蝉翼。有的在宝石河水面上漫步,有的在村子里缠绵,有的在旷野中游荡,有的则萦绕在山腰间,将乡村幻化成海市蜃楼。等太阳爬上半空,雾就躲起来了,不见了踪影,天地呈现一望无际的辽阔景象,宝石河沟里的芦苇,在阳光下舞动着白色的花絮,凤荡坡松树的针叶上凝着一层厚厚的白霜,像是一树洁白的秋菊,而旷野的小草挂着几点霜粒,幸福、安静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

  初冬的太阳是慢节奏,不急不躁,沉稳内敛,慢慢地释放光和热,驱散了一些尘埃和杂质。晴朗的天空深邃而辽阔,天空飘着几片洁白如雪的云朵,不时变换着形状,卷云、鳞云、积云,一朵朵,一片片。那长长的一片像一条美丽的纱巾随意轻舞,那轻轻飘来的一片如朵朵雪莲盛开。更有几片闲散的流云,或丝丝缕缕,或团团簇簇,或如鳞如片,或如兔如松,均轻盈而无瑕,让人不由想起湛蓝湖水中云霞的倒影。北山莽远而高耸,云雾缓缓从北山升起,慢慢地、悠闲地在山凹里或半山腰间游荡,烟云飘动,修着黑色脊梁的山峰露出自己雄浑的臂膀,似乎也在移动。蓝色的天空,山峰,白云,共同演绎一片静逸。

  冬天的北山静默无语。没有繁花似锦,没有深深浅浅的草叶,山路像几条迂回的缎带,在林子里穿来穿去。许多不知名的杂木的叶子已经落尽,只留下光秃秃的枝丫。阳光从斑驳的枝杈上簌簌飘落,伫立枝条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树的表皮上布满智慧的皱纹,躯干上刻满故事的叠痕,枝条上闪烁着坚毅的光晕,寒冷的冬日把它们雕刻成一句句刚劲的格言。银杏树上,还挂着少许金黄的叶子,每一次风过,树上的叶子窃窃私语,如蝴蝶扇动着翅膀,发出瑟瑟的声响。偶尔有几片叶子的言语被风听到,一不小心,几片发黄的叶儿依依不舍地从树间划落,就像一组意象从诗歌中飘落。在这个冬天,这些叶子经过岁月的浸染,完成了它们一生的使命。叶落归根,在下一个春暧花开的日子里依然能听到它们在树枝间吟唱着春的诗歌。那些叶子枯萎了的灌木丛,鸟儿在呢喃,叽叽喳喳,更添山之静幽。石隙中涌出的涓涓细流,叮咚叮咚,形成溪流,时有枯木横跨溪流之上,那水好清,清到让人不忍心惊动,却又让你有一种置身其中的冲动。偶有怪石当道,溪流便轻快地撞去,然后快乐地碎去,留下珠玉般的美丽,再快乐地冲向下一块巨石。

  村口的泉下湖近岸处覆盖着一层薄冰,远远望去,恰似一块做工粗糙的镜面。几个顽皮的小朋友,捡起几块鹅卵石片,或抠几块冰碴,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贴着镜面方向尽力掷出去,石片或冰碴在镜面上快速滑行,一直滑向镜面边缘,在水面啪、啪、啪连跳几下没入水中,溅起一连串水花,引得围观的小朋友欢呼雀跃。傍晚时分,颜色像咸蛋黄般的夕阳在远处山峰中徐徐下沉,湖面冰层已经完全溶化。沿着泉下湖散步,在一阵风后,水面皱起眉头,波光粼粼。波浪织出的细纹,仿佛仁慈长者的手,在抚慰着细软的湖滩,温蓝如玉般的湖水缓缓地流着,湖边横斜着几只小舟,隐隐约约有几点渔火在闪耀。几尾青色的草鱼和鲤鱼,游荡在岸边,好像觅食,又像是在浅浅的水面,享受夕阳的温暖。这时,夕阳、鱼、小舟、波光粼粼的水面,就是一幅极美的画。

  雪是冬天素描画的主角。雪花像洁白的羽毛,像飘舞的梨花,毛茸茸、亮晶晶、蓬松松,在空中翻转,嬉戏,追逐,雪花舞蹈把天空印染成美丽的窗纸。雪仙子尽情地挥舞着衣袖,慢慢地,天地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纯洁得像一只净界里的白天鹅。雪后初晴,灌木丛成了洁白的珊瑚丛,松树和柏树堆满了雪球,杨树、柳树树枝上挂满了银条,绘成俏丽的连拱和五光十色的水晶花彩,冰雪覆盖的石头、土丘呈现种类不一的兽形物象,仿佛从神话故事中跳出来似的。雪与冰,阳光与植物,交错辉映着动与静的光影,颜色与壮观的画卷。冰雪演绎的是一则幽雅恬静的童话。

  家乡的冬天像一首优雅的古典音乐,在静静地诉说,犹如那湖面泛起的点点阳光,又似枝头挂满的音符。在静静地流淌中,沉淀出心底那份沉静和纯洁。(文/汪翔)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

  

浏览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