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缝隙时光

发布时间:2018-01-23

  什么样的时光最美?每个人的答案各不相同。有人觉得“闲敲棋子落灯花”的时光最美,有人认为“三更灯火五更鸡”的时光最美,我倒认为,最美莫过于缝隙时光。

  前段时间异常忙碌,来自四面八方不同的任务像听到了集合号似的齐刷刷地压向我。要教课,要编书,要赶稿,有个活动还邀我去做评委……分身乏术,但都是不能推卸的任务。只能用鲁迅先生的那句“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意挤,总还是有的”这句话来勉励自己。

  一个礼拜过去,我的确挤出了不少的“水”,大半任务圆满完成。泡上一杯菊花茶,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看花瓣在水中浮沉,脑海中隐约浮现出忙碌的情景及感受——如果没有这么忙,我一定会抽出半个中午捧起那本杂文集读一读。买到手半年多了,还未曾翻看几页,总以为手中有大把的时间,实在不必忙于这一时。

  那天,突然停电,飞舞在键盘上方的手指在空中悬停,赶紧回忆word文档是否设置了自动保存功能,然后呼出一口气,终于有机会歇歇了。

  随手抽出一本书,轻轻拂去封面上隐隐的灰尘,倚坐窗前,任思绪随文字游走。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体验,因为我不知道在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之后恢复供电,因此我要紧紧抓住这难得的缝隙时光。

  每天早晨吃完早餐,我会拿出二十分钟的时间来听一听新闻、看一看报纸。好多朋友对我这个习惯表示不理解,为什么不边听边吃或边吃边看呢?早晨的时间多么宝贵啊,多少人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揉着惺忪的睡眼匆匆赶往公司,你竟然奢侈到这种地步?然后笑着调侃:不知道“一寸光阴一寸金”?

  我不置可否,我喜欢把吃完早餐到出门上班的这段时间称为缝隙时光,而且这段时光于我而言,真的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它不仅可以给我带来最新的资讯,并让我一天都充满了活力与精神。

  海蒂·拉玛在三十年代初被一位美国导演发掘,从此便踏入了好莱坞,凭借精湛的演技最终成为好莱坞巨星。很多人不知道,她喜欢利用缝隙时间研究无线通讯技术。一九四一年,她申请了一项专利技术,其中的无线电跳频技术,成为今天CDMA和WiFi的基础。所以大家把拉玛亲切地称为:“CDMA之母”“WiFi之母”。

  记得看过一期访谈,嘉宾是著名影星张丰毅。吸粉无数的他也谈到自己的“缝隙时光”,说在拍戏间隙,喜欢用随身携带的“健身轮”进行锻炼。有大空多练会儿,没大空少练会儿,不仅塑造了好身材,又调节出了好状态。

  林语堂,梁实秋都是热爱生活的美食家,在写作的间隙,喜欢烹几道美食调整创作节奏;老舍爱养花,他把自己的缝隙时光经营得纷艳无比,芳香四溢。

  我们不必在忙碌里自顾不暇,可将时间撑开一点儿缝隙,或听一曲古筝,或读一篇散文,或伺弄一盆花草,甚至发一次呆……那些美丽的缝隙时光,如一盆盆绽开的花,如一瓶瓶芳香的酒,能将你的日子调剂得悠闲脱俗,赏心悦目。

  实在不喜欢“忙里偷闲”“偷得浮生半日闲”之类的表述,直感觉一个“偷”字,把缝隙时光里那些从容淡雅的意境给破坏了,虽然我知道此字应作“抽出”来理解。活泼可人的日子,正大光明地去打理便是,“偷”它作甚?

  你可以没有“闲工夫”,但不可缺了“闲心情”。缝隙时光那么美,把玩一番又何妨?(文/翟杰)

  

  

  (责任编辑:张妍赟 审稿:邰燕凌)

浏览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