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粥煮江湖

发布时间:2019-07-31
    火锅、烧烤、麻小已充斥当下,水煮肉片、钵钵鸡、锅包肉、热干面......各地美食足不出城便能品尝到。可再好吃的东西,若是餐餐相见,顿顿作伴,怕也会乏了味,烦了心。大鱼大肉过后,一碗清粥,佐以一碟小菜、一碟腐乳,亦是人间至味。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深夜再好喝的酒,比不上清晨的一碗粥。”当城市嘈杂生活繁忙,还有什么比得上这样一碗温暖的慰藉呢?

  粥的历史比饭更早,在中国四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粥的踪影伴随始终,传承千年。汉代《说文解字》中便有“皇帝初教做糜”,在《礼记·檀弓》上也有食粥的记载。许多文人骚客亦有咏粥的优美诗句流芳百世。陆游曾作《粥食》:“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目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足见放翁先生对粥的钟爱有加。

  起初,熬粥毫无章法可言,将买来的红枣、黑豆、薏米、莲子、百合,一股脑儿投入锅中。大小火过后,盛入碗中的粥,不是稠得勺打锅,就是稀得浪打浪。勉强划上几口,便再没有了兴致。熬得多了,便掌握其中奥秘。熬粥用的米和各种配料的选取、搭配,必要落足心思。由于工作关系,花费大量时间熬粥已变成奢侈之事。因而,睡前将原材料淘洗干净,加适量的水,放进电饭煲并定好时间。次日醒来,香喷喷的粥出锅,端上桌,摆放好,配以早点、小菜,一碗入肚,暖身,暖心。自然本真,质朴匠心,全被浓缩在这碗粥之中;软糯香甜,淡甜绵滑,是味蕾中最素淡温润的一味暖熬粥的好坏,与其说是技术,不如说需要耐心。这熬粥的过程就像诗中所写“人生好比粥一锅,煎熬滚煮耐琢磨。宜急宜徐看火候,酸甜苦辣自张罗”。的确,人的一生就如熬粥,自己便是掌勺煲粥之人,好坏全由自己,火候到了,滋味自然就有了。

  喝茶在品,吃粥在悟。林语堂说:“捧着一把茶壶,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这壶不仅萃取茶之精华,更以其“煎熬”涵养了一份宁静。在灯红酒绿之后,铅华洗尽之际,大幕将合、尘埃落定之时吃粥,才有十分滋味。古人所谓“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也是吃粥的好心态。喝粥不仅仅是在喝味道,而是在体味你寄托在这漫长熬煮过程中的每一份心情。把理想过成柴米油盐才是智慧,锅碗瓢盆奏出交响亦不失洒脱。当人生种种境遇不期而至,我们便能从这宁静中寻得寄托,觅得慰藉,日子就这样被过成了十四行或者诗经。

  煮白粥一碗,尽天下哀愁喜乐;腌咸菜半碟,入世间苦辣酸甜。许多事情,一眼是看不到头的,一时春风得意,或一时折戟沉沙,都不会永远算数。只有不急不躁,气定神闲,方得长久。(王永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