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圣地颂(六章)

发布时间:2019-08-19

冬翔

 

仰望延安

铁流滚滚,征尘飞扬。一支红色的革命队伍,翻过皑皑雪山,穿过茫茫草地,融入西北一隅——延安,延安顿时沸腾成一座革命的大熔炉。

中国共产党人高举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挚天火炬,照亮了整个华夏神州。

一位诗人手拿一支马良的神笔,开天辟地,指点江山,《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这些宏篇巨著如黄钟大吕,拨开层层迷雾,迎来黎明曙色。

整作风、大生产、苦练兵,空前高涨的革命热情,空前团结的革命斗志,富饶了延安这片贫瘠而又苍凉的土地,造出一颗颗反帝、反封建、反独裁的子弹,重重地把敌人的心脏射穿。

红旗飞舞,捷报频传。延安不仅盛产红枣、小米,还盛产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扭转乾坤的大智慧、大勇气、大战略。历史的一次大手笔,把延安隆起成为中国革命历史长卷中的一座精神高地。

仰望延安,如同仰望一座指引方向的灯塔;仰望延安,如同仰望一座金光闪闪的圣殿;仰望延安,如同仰望一段不老的传奇神话。

延河遐想

延河,一条古老而又深沉的河,穿越黄土高坡,几千年的贫瘠、苦难和血泪流淌得静寂无声,冥冥中等待着一次凤凰涅槃。

1935年,中国工农革命的红色血脉连入延安的脐带,古老的河年轻而又兴奋。清凉的延河水可以洗涮征尘,可以饮马江湖,可以孕育诗情画意……延河从来没有如此敞开心扉,从来没有流淌得如此甘甜。天空流成碧绿的蓝,歌声流成银铃的胆,一段一段故事流成动听的传奇,醉倒了世界聚集的目光,醉倒了四面八方朝圣的脚步。

多少个夜幕降临的夜晚,延河竖起耳朵倾听——听杨家岭窑洞里一位伟人笔尖上的虎啸龙吟,听全国战场传来胜利的隆隆炮声,听一个即将诞生的崭新中国的脉搏心音。

听着听着,延河被一种崇高的思想染红了心,变成一条母亲河,载着南湖驶来的红船缓缓驶进共和国的港湾。船上的舵手们神情肃穆,心怀苍生,齐心协力而又意气风发,劈波斩浪的水花穿透历史又闯入梦中,溅湿了无数双心怀感激的眼睛。

枣园情思

枣园的枣又熟了,它们把一串串红彤彤的思念、红彤彤的思想挂满山坡。

循着这些思念轻轻走进枣园,脚步放得轻轻,生怕打扰一颗红枣的低头沉思和怀念。

风云起伏十三年,波澜壮阔十三年,一代伟人们在枣园踱步沉思、沉思踱步。这里的每一寸土壤都溶入了伟人的气息,每一块石头都能听懂几句湖南口音,每一片树叶都写满了历史玄机。

一颗一颗红枣在这里聆听,在这里饱满,在这里坚强,从历史巨匠们的指尖上出发,变成了一颗一颗扑闪扑闪的红星,照亮了一条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大道。

多少年过去了,枣园仍能听到一个历史心脏的怦怦心跳,仍能闻到一股浓浓的熟悉的烟草味道。轻轻伸手接近一颗红枣,就会接近一段峥嵘岁月,接近一代伟人们的坦荡襟怀,接近一个令人仰止的历史高度。

走进枣园,立刻会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命中,情不自禁地变成一颗红枣,情愿守在窑洞边,溢出天边彩霞一样的红。

张思德,一截红心的木炭

延安的冬天好冷,冷得阳光迟迟不肯露头,冷得呵一口气就能结成一块冰,冷得北风仿佛一把雪白的刀子。

可人民的好战士张思德,他的心却热得像一团火,手提锯子、斧头上山伐木装窑,他要让青冈木变成一截截黑木炭,为革命事业驱寒。

烧炭,烧炭。他的全身都是黑的,只有牙是白的、心是红的。那天窑洞坍塌,一枚年轻的叶子枯萎了。一阵刺骨的痛穿过大地,延安颤抖了一下,960万平方公里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张思德和他手里的青冈木一样变成了一截红心木炭,掏出身体里的火为新中国添温加热。

伟人潸然泪下,亲笔题词:“为人民利益而死,重于泰山。”从此以后打开历史册页,翻到1944年的冬天,人们都会被那一截永远戳在历史丰碑中的红心木炭灼痛双眼。

南泥湾,一个美丽的动词

红旗招展,山川呼啸,铁镐飞扬。一个名叫“王胡子”的人,带着一支红色队伍开进了南泥湾,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悲壮而又豪迈。

镰刀赶着镰刀,纺车赶着纺车,羊群赶着羊群。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在这片土地上扎根生长。拿枪的手种出了绿油油的诗行,握笔的手纺出了五彩的霓裳,曾经的荒芜山川变成了人间天堂。

麦浪滚滚,硕果累累。耀眼的黄、醉人的红、流油的绿,把一排排爽朗的笑声送上了天。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打破围追堵截,饱满的籽粒和子弹一样有力量。

“南泥湾,好地方,处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南泥湾从此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动词,在全国军民嘴唇上永久地飞扬。

宝塔,一个沉甸甸的名词

这是一柄挚天的宝剑,被一位历史巨人高举头顶,蘸着悠悠长长的延河水,蘸着中华儿女的满腔热血,蘸着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在延安这块巨大磨盘上打磨,打磨成为无坚不摧的利刃,划破乌云划破黑夜,划出解放区明明朗朗的天空。

这是一座指引胜利的灯塔。杨家岭的灯光点了又熄、熄了又点,一代伟人在这里鞠躬尽鞠、呕心沥血,瘦了青衫瘦了袍带。可炕头上厚厚书卷里燃烧出来的真知灼见,却照亮了苍茫中华大地。

这是一面鼓舞士气的旗帜。在革命斗争最黑暗的日子,它以气吞山河的胸襟,高扬革命的旗帜,以中流砥柱的基石托起一轮喷薄日出;在最艰苦的岁月,它高仰头颅,以坚强的意志输送源源不断的精神之钙,激励华夏儿女积极向上。

它亲耳倾听了抗战的欢庆锣鼓,它亲眼目睹了三大战役百万雄师直捣黄龙,它把新中国的缔造者送过黄河、送进北京。

历史风烟散尽。宝塔铸剑为犁,化为一个沉甸甸的名词,躺进历史的册页里,供世世代代品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