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兰花飘香

发布时间:2019-08-22

燕鸣

 

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四君子是梅、兰、竹、菊,说起其中的兰,它和梅的清绝、菊的傲霜、竹的气节有所不同,它所象征的是士子的高雅气质以及民族的内敛风华,因此国人们对兰花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感倾注与性格认同,它也因此被誉为“花中君子”,称赞它有“王者之香”。

兰花花期很长,一直从春天开到秋天,尤其夏天花开最盛,芬芳馥郁。《瓶史》一书中把兰花列为七月之花的盟主,故有“七月兰花八月桂”一说。兰是高洁、德泽的象征,例如把后世绵长称为兰桂齐芳,美好的文章被称为“兰章”,别人的子弟被称为“兰玉”,好友结拜被称为“义结金兰”等。

兰花又名兰草、国香,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极爱兰花,他的不朽之作《离骚》中多处出现了咏兰的佳句:“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等,这些诗中的兰花也正是屈原美好、高洁、贤德品格与精神的一种比附。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养兰、赏兰、绘兰、写兰一直是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风雅之事,文人雅士撰联自然少不了兰的话题:“凌云劲竹真君子,空谷幽兰绝美人”“枕边听风雨,窗下坐兰花”“幽谷兰花香袅袅,陋室墨竹影悠悠”“观翠竹仰慕谦逊品节,赏兰花陶冶君子情操”……这些对联从不同侧面写出了兰的风姿、兰的魅力。

“三径香风飘玉蕙,一庭明月照金兰”是《红楼梦》中蘅芜院的一副楹联,贾宝玉颇有不屑,认为落套。

“庭有余香,谢草郑兰燕桂树;家无别况,唐诗晋字汉文章。”此联上联里的“谢草”语出于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郑兰”用的是郑文公之妾燕姑梦见天使授己兰花,后生穆公之典,所以兰花的别称叫“郑女花”。“庭有余香”形容家道昌盛,下联里的“家无别况”形容家中没有他物,唯有书香之气。这副对联言事用典、即事抒怀,表现出了诗礼传家的情感,故被后世人们广为传诵并被用作中堂联。

还有这样一副写兰的对联:“斜插四枝花,杏梨桃李;横披一轴画,松竹梅兰。”这副联语里含有杏、梨、桃、李、梅、兰六种花,全联颇似一幅静物小品。

相传宋代润州太守酷爱养花,他曾出过一上联征对:“君子兰花,朝白午红暮紫。”可是贴出去许久没人应对下联,后来一位过路的和尚对出了下联:“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下联不仅对得工整,而且对出了两种花草随着时间、季节变换颜色的特征。出联人和对联人都善于观察生活,而且描摹得非常到位。

“雨后访青山,问过路清风,凭谁带馥;庐前询隐士,让凝香冷露,拒我沾尘。”这副楹联的字面上并无“兰”字,但却用拟人笔法写出了兰的香芬和气韵,真可谓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不色自能倾众艳,一香足已压群芳。”这副楹联同样使用了含蓄笔触,写出了白梅(上联)、兰花(下联)两种花的个性与特色。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沅生芷草,澧育兰花。”这是近代哲学家冯友兰先生为湖南的岳麓书院讲堂题写的一副楹联,可谓是言简意赅、字字珠玑,不仅彰显了地域风物,更点染出了人文特色,不愧是大家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