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读书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10-09

  琼子

  整理书柜时,偶然翻出旧时手抄的诗集,熟悉又遥远了的黑色碳素墨水的字迹映入眼帘,扉页上题着几句或篆或隶的警句,角落边盖着一个绯红的刻着自己名字的印章,还贴着一个小小的大头贴照片。翻过几页,突然散落下来几片风干的树叶,是银杏树叶,它们形似小小的扇,又若蝴蝶翩翩,颜色是经历过秋的暗黄,沉稳妥帖,上面用蓝色圆珠笔写着“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竖纹的叶脉依旧清晰可见、质感敦实,树叶边缘有微微锯齿,透着古旧气息。我隐隐忆起那是师范同桌崔洁送给我的,那是一个流行写信的年代。在那本手抄的小小册子中,徐志摩、冰心、舒婷、席幕蓉、海子、泰戈尔、雪莱……这些诗人的名字伸手可触。少年思绪早已凝固,少年记忆却从未远走。那是一段美好的读书岁月,读书的女孩素面朝天,着碎花或小格子上衣,穿平底布鞋。她们最爱去的就是图书馆和风拂杨柳的湖边,一本书就是整个世界,直到夕阳西沉,霞光染红一池碧水。

  一场春雨过后,天空湛蓝明亮,远处的建筑静谧默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满目的花草繁复,虽然微小却丰盛出蓬勃的生命力量。在这样微风徐来的午后阅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立刻感觉到“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淡甜。时光如水永无回头,而今一切都如历经浮沉的心灵,已无千回百转,只有一马平川。

  薄凉绿荫,夏日消长,说什么宝鼎茶闲烟尚绿,说什么幽窗棋罢指犹凉,说什么寂寞雨栖花中央,说什么月隐梅梢意惆怅。我却只愿做一个闲客徜徉,只愿读一首酣畅好诗,那诗是泰戈尔的:“你默默微笑着,不对我说一句话,但我感觉,为了这个我已期待很久了。”这首诗如含苞的水莲默然绽放,顶着一颗晶莹的露珠,船在莲叶间荡漾,只是微微地让人在夏日清晨嗅到一袭荷香。还如那首《有一种年轻叫作我还能去南方》:“走到老了,到南方。北方没有生活啊,有一种年轻叫作我还能去南方。北方没有生活啊,我的体内住着整个南方。那是南方,那是我们整个青春的疼痛的梦想。”

  熹微晨光中,天色泛白,微醒时翻几页书;或是倦鸟回巢的黄昏,伴着钢琴曲读书,那音乐叮咚如山间幽泉,纯净如水,温润如玉。幽幽诉诉不觉已读了大半,恍然入境和书中人物融为一体。心底已融化为雪水。静谧的夜晚和有雨的日子,更是读书的好时间。枕边书桌都是书,随手可取,随时可读。一本书便足以消磨掉半日闲适的光阴。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段音乐,一片田野,一阵幽香,一帘幽梦,“三更有梦书作枕”。窗外的田野是四季变幻的画面,记忆便是阵阵花香,油菜金黄、梨花如雪、栀子清雅,它们幽幽微微,花香书香共此一梦。

  读书的日子单纯而安详,读书的女孩清新而素静,荡舟于唐诗宋词的烟波浩渺中,穿行在行云流水的美文华卷里。读书的女孩本身也成了一首娴雅恬静、暗香悠远的小诗。我也曾是那样一个读书的女孩,也曾有过那么一段美好的岁月。

  思绪回到眼前,我把散落的叶片重新夹进手抄的诗集里,那是它们的最美归处,因为有画有诗,因为那是读书女孩的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