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
更多封面
首页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牵挂(散文诗六章)燕鸣

发布时间:2020-07-27

被岁月梳理的日子

  当那朵玫瑰在子夜凋零,思绪的飞翔变得触手可及。

  梦中的村庄变得遥远而宁静,我聆听到自己的心跳一次次击碎萌动在季节边缘的诗句。如水的眸子中分明有一种恬静来自春天的尾声,分明有一种等候来自你生命的回归。被五月放飞的情感浪漫地回荡在原野、山岗和草地,把一个季节的相思装扮成古渡口渴望的旋律。

  唯有墙角的蟋蟀在嘶鸣中释放着自己不变的情怀,于是最初的遐想不再在阳光下搏动;唯有天边辉煌的闪电,还在夏日的深处跃跃欲试。透过冥冥之中的呼唤,那排古老的柳树无数次在风雨中被岁月梳理,而被时间坚守的日子,却在疼痛和痉挛中厚实起来。

  你说,在夏季只有精神才能触到花朵的开放。而我苍白的文字,也因远方的牵挂而变得不再孤独。

天空的仰望

  所有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所有的情节就已落幕。

  被泥土孕育的灵感没有了青春的灵性,望不断的风景,山水依旧,草木依旧。置身于明媚的六月,谁的声音剔透鲜花盛开的家园,让迎面而来的民歌熟透枝头上拔节的誓言。离想象总是很远,被我小心翼翼打开的始终是你根植于掌心的漂泊。

  在收割后的麦地,是谁翻阅的金色音符,让音乐的炊烟把思念拉得好长好长,以至于兀立的荒原成为一种生命的高度。其实,我们真正面对的也许只是过眼烟云,没有人会在乎水乳交融中还有一种被记忆咀嚼的童谣。

  不要说每一种声音都是一种歌唱,在你回首的那个瞬间,我宁愿选择阳光对天空的仰望。不要说把激情写进天空,白云会为之感动,其实生活原本就不是虚构。

驿站的守望

  就这样静静地伫立在你眺望的视线,任一场雨季来临。曾经的许诺早已变得斑斑驳驳,还会有谁的歌唱来打动这连绵不断的涛声。

  生于斯长于斯的河流,始终带不走我春天的问候,日子显得凌乱起来。每一次巴望远去的路人,想要知道你现在过得好吗?可迎面走来的绿色早已占据我所有的表情。

  也许真的如你所说,我只是一位生命的歌者,即便肩膀上没有太多的依靠,也会迎着曙光走进贯穿于宇宙的生命线。也许真的我很痴情,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回家的路,在颠沛流离的旅途寻找不到爱的起点和终点。

  当手心紧攥的车票再次在颤栗中出汗时,我才会想起站台上早已车去人空。但我依旧会这样相信自己,世界太大,而属于自己的空间太小。哪怕下一个驿站不再有流星出现,你还是我今生今世不变的守候。

感恩的音符

  这样的黄昏没有承诺,如同水面上漾起的粼粼波光把记忆写进透明的涟漪。

  按捺不住春天的寂寞,温柔的阳光让那条青石板路再次爬满青苔的誓言。于是,所有的故事在岁月轮回中返璞归真,所有的牵挂在惦记牵挂中没有了最初的航标。伫立于生命的驿站,灿烂的彩虹浪漫了疲惫旅程,我看到你远去的背影再次模糊我的视线。

  原本日子就很简朴,原本生活就需要坚强。只是在你回首的那个瞬间,那只晚归的燕子在黑暗中吞噬所有遥望中的疼痛。如今雨巷空空,川流不息的雨伞也在饥渴后不见了踪影。

  千年的沉默早已习惯了一种流浪,而浪尖上的音符却成为村庄古老的风景。走不出古老的村庄,走不出父亲深深的期盼,因为始终无法割舍的是一种爱的淳朴,是一种情的感恩。

远去的琴音

  每一个日子都很明亮,在深深浅浅的脚印中诠释着每一刻的辉煌。每一场雨季都是这样缠绵,在虔诚的守望中诠释着每一串跳动的音符。每一种情感都是这样逼真,在马蹄闪动的草地诠释着每一次生命的绿色。

  走过季节的原野,躬耕是美丽的,没有赞歌,没有颂词,有的只是辛劳和汗水。当一种怀想在感悟中如期而至,远方便在默诵中忽远忽近,如切入肌肤的心跳,总把时间拉近,把歌声拉远。

  沿着平平仄仄的诗韵,谁的目光淋湿了我的灵感?让远去的琴声成为夏日萌动的语言,飞过麦垛托起的思绪直抵我的灵魂。

  那片树林红红的颜色如同曾经的相约,把命运的潮汐一次次承载。默送远去的渔火,是你的执着点燃我驻守的渔歌,还是你划动的桨叶揉碎了一个水手的梦?

陪你一起入梦

  跟随你的微笑和蜿蜒的目光走进收获后的麦场,满目金黄深深刺痛我跋涉的信念。

  分明有一种语言的流淌,白昼与黑夜之间生动地被光芒撩动的伤口,那是父亲残喘的呼吸,喂养我一路走来的鼓励和信任。分明有一种悠扬的笛韵,月圆与月缺之间轻抚我等待的悬念,那是父亲粗糙的手掌,为我扬起远方的风帆。

  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会把对你的那份牵挂紧攥手心,让它一点点湿润,让它一点点浸入我的肌体流进我的血脉。

  有些时候我真的宁愿是一缕风,时时环绕在你身旁,在你疲倦的时候陪你一起入梦,在你将田垄作为信笺时为你梳理日渐苍白的头发,让你在辛勤的耕耘中忘记一切烦恼……就这样一直陪伴,一生一世,因为你是我今生永永远远的骄傲。